王越

【白狄】花吐症

4.

亲一下的想法在狄仁杰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导致狄仁杰最近几天常常走神,一直直勾勾的盯着白元芳的嘴唇。为此,白元芳在怀里揣了块镜子,只要狄仁杰一看,就掏出镜子左瞧瞧右看看。

“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吧?但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计划马上就来了。那天白元芳出门捡到了一袋子钱,开心的买回了一桌子菜和几坛子酒。吃饭时狄仁杰特别殷勤的给白元芳灌酒,白元芳也难得的来者不拒,颇有些诡异。但是一心想恢复正常的狄仁杰没有发现,只是一直在脑子里盘算着自己的“大计”。

白元芳在连续被灌了三坛子酒后,终于趴在了饭桌上。狄仁杰看着脸朝下的白元芳,无声的骂了一句粗口,认命的把他拖回房里扔到床上。白元芳一路这么折腾也没醒。盯着白元芳熟睡的脸,狄仁杰发现了一些平时没注意的细节,比如白元芳眼袋很大鼻子也很大。狄仁杰又想到据说鼻子大的人那什么……咳咳。一拍脑门,又看向白元芳的嘴唇。白元芳的嘴唇很好看,淡粉色,看起来软软的。亲起来感觉应该不错……狄仁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嗓子里熟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还伴随着一股铁锈味。狄仁杰一狠心,低头亲了上去。嘴唇相触的感觉很奇妙,心跳莫名的开始加速。安静的房间里似乎只有狄仁杰的心跳声回荡着,噗通——噗通——。因为紧张,狄仁杰下意识的想舔舔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脸突然有些发热。嗓子里的东西已经平静下来,大脑也开始运转,狄仁杰才想起自己似乎一直亲着白元芳……窘迫的抬头,嘴唇分开的一瞬间狄仁杰感觉好像有什么湿滑的东西从自己的嘴唇上扫过,可是床上的白元芳正睡得香甜。狄仁杰把这个归为自己的错觉,对着白元芳感叹了一句: “难得啊,千杯不醉的白元芳第一次喝得像猪一样。”随后逃跑似的快步走出房间。

狄仁杰刚刚关上房门,床上熟睡的白元芳睁开了眼睛,“你还记得我是千杯不醉……”

“诶这里怎么有个纸团?里面还有花瓣?”

“狄仁杰今天怎么了,办个案子魂不守舍的,现在又跑了,我去看看。”

“……是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吻?”

“可惜了我的私房钱咯。”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