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优酷首页致青春的封面……简直不能再懂⊙ω⊙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天涯说山哥是痞帅风,磊磊是ABC,瞬间脑补出痞帅霸道总裁爱上美国归来热情奔放小鲜肉(灬°ω°灬)
求太太认领orz

我圈好萌好甜~( :3 )
想把每一个太太都埋花盆里,每天浇浇水施施肥,太太们就会结出许多许多的粮(灬°ω°灬)

【白狄】疯狂动物城·一

(疯狂动物城剧情把怎么清楚,借一下梗(๑`^´๑)ooc是我的,美好是白狄的。)

1.
        白元芳是动物城里的一只狐狸,长着一张精明的脸却整天露出傻兮兮的笑容,家里的长辈每次看到他都要暗地里摇头,可惜这么张脸了啊。要说家族遗传吧,白元芳的父亲憨厚,但是不傻啊,一个成功的商人。白妈妈更不用说了,一个精明的狐狸商人。真不知道两人怎么生出白元芳这么一个儿子来,要知道白元芳还有一个妹妹白洁,那姑娘和她哥哥正相反,看起来一脸呆,切开以后全是黑的。白家二老为这个儿子可真是操碎了心,这么傻,放他一个人闯荡又怕他吃了亏还不知道。再说了,这样子以后可怎么找媳妇呀。不行,还是得历练历练他。二老有了目标,一天到晚就围着白元芳转悠,恨不得量身定做一个能让他一晚上就变得精明能干的计划。白洁顶着一张呆萌妹子脸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出谋划策。
        就在白家上下为了白元芳劳心劳力的同时,我们的当事人——白元芳,正满大街的瞎晃悠。晃着晃着,迷路了。正巧到了饭点,白元芳掂掂腰间的荷包,暗自庆幸今天出来带够了银子。随便走进一家酒楼,上了二楼选了个视野开阔的地儿,点了几个招牌菜并一壶酒,便饶有兴味的观察起下面的人来。你别说,虽然白元芳是有点二,但人家的愿望可是要成为名侦探的。嗯,孩子有理想应该支持嘛,虽然不一定能实现。这是白父听完儿子的梦想之后对白母说的。
        白元芳正不耐烦的敲着桌子想这菜怎么还没上来时,楼下嘭的一声好像重物落地的声音。低头望去,一只棕熊躺倒在地,七窍流血,看来是没救了。啊……这可怎么办呢,这酒楼看来要有大麻烦了。白元芳毫无同情心的想着。父母作为有名的商人,自然也是见过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的,那头棕熊可是新上任的县官的左右手。虽然吧,县官不是什么大官,但架不住有点儿小权利啊。要是找不到凶手啊,这酒楼也就到头咯……
        千等万等的菜终于来了,还没等吃一口呢,楼下又有了新进展。“凶手不是给他一个人下了毒,而是给所有人都下了毒。”瞄一眼,哟,一只小兔子。“死者毛发干枯,面色萎黄,嘴唇干裂,看来是一个患有糖尿病的熊。凶手将解药放在甜汤里,这样,除了患有糖尿病的死者,每个人都服下了解药。”“小伙子,那你倒是说凶手是谁啊。”一头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的灰熊不耐烦的打断了小兔子的话。“凶手曾经悄悄潜入厨房,碰巧厨房打翻了一坛醋。所以,凶手就是那个,醋味熏天的,你。”小兔子拿个烟斗指着人群之后的一只马。那只马一扬蹄子,撂飞了小兔子的烟斗,“……”然后说的什么白元芳就没有兴趣听了,小兔子看到烟斗碎了的伤心表情挺可爱的。嗯,要不去认识一下小兔子吧,顺便,给他买一个更好的烟斗。
        白元芳在酒楼门口叫住了小兔子,“嘿!请等一下!”小兔子转头,疑惑的看着飞奔过来的阔耳狐。天呐,好可爱……白元芳内心的小人捂着鼻子在上蹿下跳。长长的耳朵有些向下耷拉,看起来简直是在诱惑人伸手去摸一摸。毛茸茸的球尾巴一晃一晃的,手感很好的样子。与此同时,小兔子也在打量着白元芳。看起来很傻,嗯,也很有钱,口袋里那个放大镜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弄到的。阔耳狐,狐狸,长相倒是对得起狐狸这个种类。没有一般狐狸的精明,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狐狸最擅长的可就是伪装。小兔子摆出了一个礼貌又疏离的微笑,“有什么事吗?”“我们能交个朋友吗?我们组一个侦探组合吧,以你的才智,我的颜值,我们一定能称霸侦探界!诶诶,你别走啊!”小兔子不屑的抖抖尾巴转头就走。
         白元芳一路死缠烂打的跟着人到了侦探大赛,还问出了小兔子的名字叫狄仁杰。和狄仁杰一起参加了侦探大赛,这是白元芳一直想参加的大赛,无奈第一关一直过不了,这次跟着狄仁杰,轻轻松松的过了第一关。

一个脑洞……

大卫今天来录节目时穿了一件很好看的西装,本人解释说是刚面试过来。路过的孟甜甜夸张的问这西装是哪卖的,大老师愣了两秒,“……阿玛尼的西装”。旁边整领带的普雅点点头,“没错是我的”。

【白狄】花吐症

番外.情人节
距狄仁杰结束吐花那天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白元芳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狄仁杰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可是总有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这天狄仁杰了解案子基本情况后返回事务所,偶然遇到了那个算命先生,上前拉住她问:“那个花,是任意一个人的吻都可以吗?”话没说清楚,但是她听得懂。“不不不,当然不是~只有那个藏在你内心深处的那个人的吻才会有直达心灵的效果~呀你这个问题好像之前也有人来问过呢~”狄仁杰本来正在纠结白元芳在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突然听到有人也来问过同样的问题,“那个人长什么样?”算命先生笑眯眯的看着他,摇了摇头,“我们是要保护客户隐私的,可不能告诉你,不过那公子的白衣可真好看~”公子,白衣,难道是他?狄仁杰向算命先生道了谢,一边在脑中分析一边往回走。
走着走着被人撞到,狄仁杰低头一看是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姑娘。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束花,都是火红火红的玫瑰花。“哥哥你要鲜花吗?”狄仁杰看着那些娇艳欲滴的花,胃一阵抽搐,有点恶心想吐。“不用了谢谢。”“哥哥不送花给妻子吗?”“我看着就那么像已婚的?”“……哥哥男朋友也可以。”“我男朋友不喜欢花。”“……哥哥对不起打扰了。”狄仁杰看着小姑娘跑走的背影,想着自己是不是过早的让小朋友接触到了新世界。“不过白元芳好像真的不太喜欢花。”脑子里有了这个想法,狄仁杰一时冲动去买了个腰间配饰。“送不出去就亏了,挺贵的这个……”
经过了一路上被推销了无数次,狄仁杰终于成功回到事务所。“白元芳居然还到,再不来我就要扣他工资。”正抱怨白元芳,狄仁杰没注意到身后一个黑影悄悄接近……“狄仁杰!”猛的一拍肩膀,“啊啊啊啊!”吓得狄仁杰跳了起来,回头一看白元芳捧着一束向日葵笑的开心,傻兮兮的笑容和灿烂的向日葵在一起也没有什么违和感。“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全是花?”虽然对花最近没什么好感,但是被白元芳捧在手里的花却顺眼了许多。白元芳耸了耸肩,“不知道,但是有人推荐我就买了。”狄仁杰无语,这个败家玩意儿,“让你买你就买,你是不是傻。”
白元芳突然拿着花靠近狄仁杰,“你难道不觉得向日葵很配你?”“一点也不觉得,它更像你,浑然天成的二货气质。”白元芳无所谓的挑眉,“我以为你会喜欢的,半个月前你还丢了好多向日葵花瓣。”“你说什么?!”白元芳一手托住狄仁杰的脸,低头吻了上去。另一只手拿着花挡住门口外无关人士的视线,毕竟门口的人还是挺多的。只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很快白元芳就把头埋进狄仁杰的颈窝里。“我说,你还记不记得这个?”狄仁杰的脸突然一点一点红了起来,有做坏事被抓包的窘迫,还有一种内心想法被看破的害羞和愤怒。对,愤怒。“白元芳合着你什么都知道跟我装糊涂呢!”“我不装糊涂你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你喜欢我。”白元芳的声音从狄仁杰的颈窝传出,闷闷的,还带着明显的笑意。
狄仁杰感叹自己聪明一世,却栽在了白元芳这个二货手里。把白元芳扯出来,抢过他手里的花,把配饰塞他手里。“工作去。”“狄仁杰你答应啦~”“走开。”“诶狄仁杰这个是你的回礼吗?”“不是。”“诶狄仁杰别害羞嘛~”“滚!”
——
“花?我不要。”“哥哥你看一看嘛,这个向日葵多适合你,送给喜欢的人既符合自己的气质让她第一时间想到你,又可以博得美人一笑,一举两得。”“向日葵……给我来几朵,你看着弄。”“好的。”“今天是什么节啊?”“今天啊,是洋人的七夕节,情侣之间是要互送礼物的。”“这样啊……”

【白狄】花吐症

4.

亲一下的想法在狄仁杰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导致狄仁杰最近几天常常走神,一直直勾勾的盯着白元芳的嘴唇。为此,白元芳在怀里揣了块镜子,只要狄仁杰一看,就掏出镜子左瞧瞧右看看。

“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吧?但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计划马上就来了。那天白元芳出门捡到了一袋子钱,开心的买回了一桌子菜和几坛子酒。吃饭时狄仁杰特别殷勤的给白元芳灌酒,白元芳也难得的来者不拒,颇有些诡异。但是一心想恢复正常的狄仁杰没有发现,只是一直在脑子里盘算着自己的“大计”。

白元芳在连续被灌了三坛子酒后,终于趴在了饭桌上。狄仁杰看着脸朝下的白元芳,无声的骂了一句粗口,认命的把他拖回房里扔到床上。白元芳一路这么折腾也没醒。盯着白元芳熟睡的脸,狄仁杰发现了一些平时没注意的细节,比如白元芳眼袋很大鼻子也很大。狄仁杰又想到据说鼻子大的人那什么……咳咳。一拍脑门,又看向白元芳的嘴唇。白元芳的嘴唇很好看,淡粉色,看起来软软的。亲起来感觉应该不错……狄仁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嗓子里熟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还伴随着一股铁锈味。狄仁杰一狠心,低头亲了上去。嘴唇相触的感觉很奇妙,心跳莫名的开始加速。安静的房间里似乎只有狄仁杰的心跳声回荡着,噗通——噗通——。因为紧张,狄仁杰下意识的想舔舔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脸突然有些发热。嗓子里的东西已经平静下来,大脑也开始运转,狄仁杰才想起自己似乎一直亲着白元芳……窘迫的抬头,嘴唇分开的一瞬间狄仁杰感觉好像有什么湿滑的东西从自己的嘴唇上扫过,可是床上的白元芳正睡得香甜。狄仁杰把这个归为自己的错觉,对着白元芳感叹了一句: “难得啊,千杯不醉的白元芳第一次喝得像猪一样。”随后逃跑似的快步走出房间。

狄仁杰刚刚关上房门,床上熟睡的白元芳睁开了眼睛,“你还记得我是千杯不醉……”

“诶这里怎么有个纸团?里面还有花瓣?”

“狄仁杰今天怎么了,办个案子魂不守舍的,现在又跑了,我去看看。”

“……是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吻?”

“可惜了我的私房钱咯。”

END.

【白狄】花吐症

3.
忍受着怪异的感觉,尽管状态不佳,思维迟钝了不少, 狄仁杰还是坚持着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你问花瓣溢出来怎么办?不是有白元芳嘛,肢体接触还不容易。虽然说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但还是有用的。白元芳捂着被拍肿的头哭晕在厕所。
等到天边染上了一抹昏黄,狄仁杰收获了一个噩耗:简单的肢体接触已经没有用了!狄仁杰一个人偷偷躲在角落里,抠着嗓子往外吐花瓣。与上午不同,此时吐出的花瓣带着一丝丝的鲜红,就像血一样。狄仁杰隐隐约约感受到这些吐出来的花瓣似乎是在吸收自己的精力,可是却无能为力。
找个借口支开了白元芳,自己一个人晃悠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个算命摊子,一眼就看出那个所谓的算命先生是女的,不过狄仁杰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戳穿这件事。“还在为不听话的花所烦恼吗?四处飘散分散精力的花是不是带给你许多麻烦?不要怕,只需一个饱含深情的吻,无论是什么,都会拜倒在真情之下哟~只需要一个吻哟~”那个算命先生突然吆喝起来。莫名其妙,狄仁杰想着。尽管如此,那句话还是在狄仁杰的脑海里生了根,“只需要,一个吻哟~”一个想法悄悄地冒了出来:偷偷的亲一口,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白狄】花吐症

2.
狄仁杰一路捂着嘴巴忍着呕吐的感觉,但是围观群众的眼神要不要那么露骨!我没有男扮女装未婚先孕!你见过有女的像我一样帅气吗?我也没有带球跑路!你小说看多了吗?你说我的家不是没有了和白元芳俩兄妹住在一起?开玩笑,我狄仁杰堂堂名侦探,赚钱租房子还不是小事一桩。
顶着大妈们关(ba)怀(gua)的目光,狄仁杰终于到了事务所。在门口附近鬼鬼祟祟的瞄了一眼,长舒了一口气,白元芳没来。打开门如释重负的坐在椅子上,还没喘几口气,嗓子深处那熟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狄仁杰把手里的花瓣随便用一张纸包着团成团扔到一边,就开始处理起手头的案件。第一个案件刚看到一半,就听到白元芳的声音传过来“啊哈哈哈狄仁杰我来了”,话音刚落白元芳才从门口跑进来。狄仁杰莫名的不是很想见到这个傻了吧唧的人。
“狄仁杰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被我的帅气给倾倒,然后说不出话了,嗯?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没有人能抗拒我的帅气。”狄仁杰心里无数个小人在群殴白元芳,刚想开口却被涌出来的花瓣充满了口腔,吐也不好吐,只能嚼吧嚼吧吞了。“诶狄仁杰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舒服吗?”闭嘴蠢货,我怕我会忍不住打你。“是发烧了吗?”白元芳一边说一边伸手探向狄仁杰的额头。狄仁杰自然是想开口抗拒的,但是一开口就有花瓣涌出,躲又没地方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元芳的手越来越近……摸到了额头。“没发烧啊?狄仁杰你怎么了?”狄仁杰此时已经没有空回答了,因为就在白元芳碰到他额头的一瞬间,嗓子里涌出的花瓣……停止了。

【白狄】花吐症

1.
一缕清晨的阳光透过薄如蝉翼的窗纸,洒在进城务工老农【划掉】名侦探狄仁杰的脸上。狄仁杰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嘴里小声嘟囔,显得格外可爱。
【以上并不是真相】
睡得四仰八叉的狄仁杰被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晒醒了,眯着眼睛对着天花板说了一句话:“我靠我又起晚了……”
抓抓凌乱的头发,赤着脚走到桌子旁倒了杯水,一口饮尽。突然觉得嗓子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在上面。狄仁杰又倒了一杯水,灌了下去,却像是被呛到一样剧烈咳嗽起来。嗓子眼里不断涌出一些不知名的物体,明明是从嗓子里出来的,可是干燥无比。
狄仁杰攥了攥手中的东西。一片片的,柔软的……花瓣?明黄的花瓣躺在手心里,狄仁杰引以为傲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为什么我会吐出花瓣?这是在预示什么吗?手里的向日葵花瓣看起来阳光、温暖,狄仁杰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同样可以带给人温暖的人。随手把花瓣丢弃在桌上,狄仁杰决定不再想这件事,该上班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