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三十三

【呵呵哒】之rapturous(着迷的)


【(。・ω・。)ノ♡今天的是伪病娇梗哦,ooc什么的肯定会的呢~】


昏暗潮湿的牢房内,白元芳被铁链锁住手脚呈大字型固定在牢房正中央,很明显的看出白元芳正在昏睡。伴随着摩擦声 ,牢房的门打开了,身着便服的狄仁杰走进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把食盒轻轻的放在一边,走到白元芳的身边坐下,饱含深情的看着他睡着的样子,轻柔的抚摸他的脸,呢喃细语:“怎么办呢,我觉得我越来越爱你了,这样我就更不舍得让你离开我了。你说,你就永远留在这里陪我好不好啊?”眼中是一种病态的狂热和迷恋。白元芳醒了过来惊恐的看着狄仁杰,“狄仁杰你把我关在这里究竟想干嘛!”“我想干嘛?我想把你就这样关在这里,永远陪着我,心里眼里只有我。”“你不怕被人发现吗!”“怕,我当然怕。但是呢,你看你消失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人找你,这不正说明我借口编的好骗过了所有人吗?就是武皇那边有点难办,毕竟你现在也是朝廷命官了。不过这都不是事儿,我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出办法呢?”“疯子……不怕流氓有文化,就怕绑匪有智商,而且还是个侦探。”“谢谢夸奖。”“不客气。”


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背对着白元芳说:“那就这样吧,我有空再来看你。”“你别走,你到底为什么要将我囚禁于此!你说清楚!”“因为我爱你啊。”狄仁杰俏皮的说,却让白元芳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爱我?就因为这个,你至于把我关在这吗?”这句话瞬间引爆了狄仁杰的愤怒,“至于!我讨厌你身边的所有人,包括白洁。因为你是我的,你的眼里、心里只能有我,你就是我的全部、我的一切。可是你却不爱我。”狄仁杰冷静下来,眼中又出现了那种变态的狂热和迷恋,“明明我那么爱你的呢……既然这样我就要把你囚禁起来,让你变成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就再也没有人会打你的主意了。”白元芳被狄仁杰吓出了一身冷汗,便不再与他过多交谈。

狄仁杰刚出门,白元芳发现内力似乎有所恢复,想必是之前狄仁杰下的药效用已经过了些许。眼瞅着狄仁杰越走越远,白元芳开始屏息运气用力一扯,就把铁链扯断了。踉踉跄跄地跑出牢房,却发现狄仁杰正在牢房门口旁边吞云吐雾,一张脸笼在烟雾之中看不真切。“白元芳啊白元芳,你为什么一直想逃离我的身边呢?一次又一次的。你在这里待了九天,跑了四次,最后逼得我不得不用上了药。你这样一次次的逃离让我很讨厌啊,可我还是不舍得伤害你啊,因为我爱你啊……”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条手帕捂住白元芳的脸,看着他慢慢昏睡过去。再次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灌进白元芳的嘴里,然后把他拖回去锁好。转身,走了。


三日之后,不知从何处传出白元芳将军外出游玩途中不幸遇难身亡的消息。几日后,白元芳的葬礼举行,而据说小白将军的搭档狄仁杰大人悲伤过度,竟连床也下不了。就在白元芳的“葬礼”进行的时候,“悲伤过度”的狄仁杰狄大人在地牢死死的盯着白元芳看,低头微笑,“你终于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