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四十六(完结篇)

【呵呵哒】之zephyr(微风)

【又名: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白元芳和狄仁杰不再是搭档。一个成了文臣,一个当了武将。又过了几年,他俩各自成家,交集越来越少。有相熟的人会在心里想,他们曾经不是爱着对方的吗?当然,曾经是,现在也是。为什么?因为人言可畏。

再后来两人都有了孩子,生活看似就要这样在平淡中流逝,直到白元芳收到狄仁杰的来信。[白元芳,好久不见,不知道你是否有空明天与我一起去郊外捕猎?]白元芳看完,提笔写下:[好]。第二天,两人如约在郊外碰面,奇怪的是说好去捕猎,可是却都没带弓箭之类的。两人对视半晌,狄仁杰“噗嗤”笑出声来,一如当年的模样。“白元芳,你怎么没带弓箭?难道是你家那口不给带,我家的可是天天催着我去打猎。”白元芳也回以一笑,“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捕猎。”气氛顿时有些沉重。为了缓和气氛,白元芳随口问了一句:“嫂子和孩子都挺好吧?”“挺好,你呢?”气氛好像更尴尬了。“啊,不错不错。狄仁杰你看那边那棵树挺茂盛的,我们去拿坐一会儿吧。”“走吧。”

那是一棵长在溪边的白丁香树,现在是五月中旬,正值花季。两人将马拴在树干上,然后靠着树坐下,一阵微风吹来白丁香的味道,很香。狄仁杰转头看白元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今天叫你出来吗?”“我当然知道。当年我就是在今天遇见的你。”“没想到你这么多年智商还有长进了。”“过奖过奖。”风将丁香花花瓣吹落,掉在两人头上,狄仁杰笑着说:“白元芳,你看这像不像那一年我们一起去看雪时的情形?”白元芳点点头,陶醉的感受着花香,“只可惜那时候可没有那么香。”两个人靠着靠着慢慢睡着了,然后狄仁杰醒了,从马上拿下来一张纸和笔墨,就在草地上画了起来。

片刻功夫便完成了,又提笔写下两行字。将纸压在白元芳身边,转身上马走了,临走前留下了一声深深的叹息,也不知道是在叹息什么。狄仁杰刚走远,白元芳就睁开了眼睛,他其实一直都没睡着。拿起纸,上面画的是两个人曾经在事务所里的场景:白元芳整理信件,狄仁杰翻阅,不知想到了什么,两人相视一笑,画面定格在这一刻。画旁还写了两句话:昔日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¹。

---------End

注:¹出自《好梦如旧》,我加了一个昔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