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三十四

sagacityn(聪慧)【上】


“凶手……就是你!”


最近狄白白三人组有点缺钱。白洁还好说,毕竟雷轰不穷,但是白元芳和狄仁杰只有苦逼的接案子了。


这一起案件非常的神奇,死者是城南首富刘老爷,而委托人则是他的一对子女。刘家平时家教森严、家庭和睦,这在有钱人家可是难得一见。简单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以下是刘公子口述,白元芳记录。「今天是我爷爷的祭日,按照我们刘家的家法没有大办。而是全家人包括下人集中在祠堂,由当家人进入祠堂祭拜,其他人在外祭拜,等一炷香燃完后就算完成了。可是就在一炷香快燃完的时候,我父亲却突然倒下不省人事,上前查看却是已经去世了。请来大夫检查,得出的结果是中毒。可是现场的东西都没有检测出有毒,而吃食则是我们一家五口一起吃的。」了解完情况,便去现场勘察。


途中,路过一个摊位,白元芳买了一个荷包递给狄仁杰。狄仁杰面露不悦的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看看情况,这东西什么时候不能买。”白元芳讨好的笑笑,“哎狄仁杰,别生气嘛,我这不是看你原来的荷包都坏了,就想给你买一个,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嘿嘿,给媳妇买东西有什么不对的,再说了,平时哪记得买这玩意。”“油嘴滑舌,谁是你媳妇,别瞎说。”口气虽恶劣,但嘴角却翘了起来。


到了刘家祠堂,看到刘老爷被平放在地上,刘老夫人和刘夫人在一旁抹眼泪。狄仁杰先检查了周围的东西,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又拿起那支快燃了的香,闻了闻,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转头,看见了一个香炉,走过去翻看,味道有些怪,不像是檀香的味道。调查完现场,就开始询问在场人员。狄仁杰负责盘问主要人员,白元芳负责向下人收集有用证据。


首先就是离刘老爷最近的管家钱伯。说是最近,其实也是在祠堂外。“你觉得老爷会是被谁杀害的?”狄仁杰一上来就问了一个十分犀利的问题。“这、这个,老奴不知。”钱伯看起来是被吓了一跳。“别害怕嘛,那你告诉我最近刘老爷有没有与别人闹矛盾?”“……”钱伯欲言又止,一旁钱伯的儿子钱山看不下去,抢着回答:“自然是有的,少爷和小姐都曾与老爷发生过争执。”“哦?那你可知是为了何事?”“嗐,还不是因为终身大事。少爷喜欢一个家里不咋地的姑娘,老爷看不上,两个人就吵起来了,那叫一个激烈。听说,至今还没有和好,父子俩谁都不肯先低头。至于小姐则是因为不满老爷安排的婚事,吵着闹着要退婚,老爷不同意。”“你一个家丁怎么知道那么多?”

钱山有些不好意思,“大家传来传去的,想不知道才难。”“哦……这样啊,麻烦你了。”接着是刘公子和刘小姐,说法都大致相同,一时间案件没有了头绪。大家都没有不在场证明,都在一个院子里待着呢。


再次进入祠堂东翻西找,不小心碰掉了桌子上的香,捡起一看,做工很精致,也很独特。问过刘公子后得知这是特制的手工香,而祠堂里的所有事务一般都是由钱伯负责的。这时白元芳也调查好了,“什么?你说钱伯也曾与刘老爷起过争执!这样一来的话……对了,你可知道是为什么?”白元芳无赖的说:“你亲我一口我告诉你。”狄仁杰斜眼看着白元芳,“白元芳,你最近越来越不要脸了。”无奈,还是“吧唧”一口亲在白元芳脸上,无视白元芳的傻笑,“快说,为什么啊?”“哦是这样的,钱伯想为他的儿子谋一个更好的职位,可是刘老爷觉得钱山并没有更多的资质值得他去费心,刘老爷一向不养闲人。”狄仁杰摸摸下巴,若有所思。“这样的话,事情就明朗了。不过,还是需要一些证据……”

——————t.b.c.


注:①本案是我瞎编的,可能会有雷同和小八阿哥,望多包涵。

②这个案件很简单啦,不用我说你们都知道凶手是谁了。(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