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三十一

【呵呵哒】之question(问题)


白元芳与狄仁杰入朝为官,白洁在白元芳成为威震一方的大将军后也被留在武皇身边。曾经的容身之所——狄白侦探事务所也无人居住了,变成了空房一座。白元芳一直向狄仁杰表达自己的心意,却从未得到回应。但小白将军却越挫越勇,三番五次的纠缠狄大人,颇有些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意味。


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毕竟朝堂上最忌讳的便是权臣勾结。一次,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喝酒,气氛非常好,这是在白元芳说出那句话之前。“狄仁杰,我问了你那么久,你是不是也给我一个答案啊?”被酒精迷惑了大脑的狄仁杰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口齿不清的问:“你说的是……是什么答案啊?”“你愿不愿意接受我?”这句话问出来,狄仁杰都被吓了半醒,打着舌头打哈哈,“那个,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啊。我,我把账给结了啊。”说完就跑了,徒留白元芳一人,在原地借酒消愁。


边关地区的某个民族蠢蠢欲动,武皇派白元芳前去解决此事。出征前一日,白元芳邀请狄仁杰一块喝酒,地点在白府的院子里。狄仁杰无意喝酒,白元芳却喝得酩酊大醉。猛的抱住狄仁杰,打了个酒嗝,“嗝,狄仁杰,我喜欢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狄仁杰将白元芳轻轻推开,“白元芳,大战在即,就不要讨论这些问题。容我再考虑一下,等你凯旋归来,我定给你一个答复。”在朝堂上摸爬滚打过一阵子的白元芳怎么会听不出这是狄仁杰变相的拒绝,但还是假装不知,嬉皮笑脸的说:“那我可就等着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了。”“……”狄仁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沉默。第二日,百官在长安城的城墙上为白元芳一行人送行,狄仁杰一直盯着白元芳看,好像有心灵感应一般,白元芳也回头看了狄仁杰一眼,四目相对。白元芳眼睛里复杂的情感让狄仁杰不敢与他对视,下意识的,他觉得自己承受不起这样沉重的爱。


这场仗打了很久,足有半年之多,虽然捷报频频传来,但是狄仁杰总觉得心里有什么放不下。终于,这场仗胜了,军队凯旋归来,狄仁杰也想通了、想好了那个问题,只等白元芳回来了。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场面,不过是从送变迎罢了。不对!怎么领头的不是白元芳!狄仁杰发现的问题武皇自然也发现了,喝问副将究竟是何原因,白将军去哪了。副将回答:“白将军,在最后一场仗中被我方军中的奸细所害死了。”其他人的想法不知道,但是狄仁杰的心里五味杂陈。浑浑噩噩的参加完庆功宴,之后找到白洁一起将白元芳葬了,没有任何仪式也没有邀请任何人,因为白元芳不喜欢。

白元芳下葬的那一天,白家军都来了,领头的便是那个副将。他把一封信和一把剑交给了狄仁杰,狄仁杰一眼便认出那是白元芳从不离身的剑。狄仁杰为白元芳默默地守了二十七个月的孝,之后迫于家庭压力娶妻生子。狄仁杰和妻子的关系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差,两人相敬如宾,也过了那么些年。两人只有一个儿子,而这个孩子从小到大最好奇几件事,第一件是狄仁杰书房里的那把剑,狄仁杰每天都要用心擦拭一遍,然后再亲昵的抚摸它。第二件就是每年至少要去一个地方,一去就是七天,还不允许别人跟着。那个地方挂了个匾,上面写着“狄白侦探事务所”。第三件是和那把剑一起挂着的一封信,装在一个小荷包里。小孩子好奇心重,偷偷的打开过,上面只有三个字“我爱你”。写得刚劲有力,一看就不是狄仁杰那文弱书生相的人写的。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几十年过去了,狄仁杰老了。在他妻子死后不顾劝阻,一意孤行的搬到了狄白侦探事务所里独居。又到了白元芳的祭日,一大清早狄仁杰拖着一把老骨头去扫墓,扫完后,就坐在旁絮絮叨叨的说话:“白元芳啊,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突然特别想你,做梦都梦到你了。我还梦到了当年你问我的那个问题,可惜啊,虽然我已经有了答案,却无法告诉你了。”摇了摇头,继续说:“这么多年,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啊。”话音未落,人嘭的一声倒下地。下午同样来扫墓的白洁发现了狄仁杰,可惜早已经随白元芳去了。


整理遗物时发现了狄仁杰的一篇……自传?或许是遗书。上面只有几句话:狄仁杰,字怀英,青年时入朝为官,官至丞相。一生挚爱,白元芳。死后与白元芳合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