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二十九

【呵呵哒】之prison(监狱)


昏暗的地牢中,虽然并不大,但干净且干燥。借着墙上的小窗透进来的光,隐隐约约看到是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子被铁链束缚着,盘腿坐在地上。虽说是被铁链绑着,但男子却不显凌乱,反而衣着整洁,头发看起来也像精心打理过一样。男子安安静静的躺着,既不挣扎也不吵闹。


第二天的早上,地牢的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了,走进来一位白衣男子。男子的眼中写满了温柔,专注的看着黑衣男子,“狄仁杰,你醒啦。”被称作狄仁杰的黑衣男子看也不看白衣男子一眼,语调平淡的说:“白元芳,你已经把我关在这半个月了,你到底想怎样?”白衣男子,哦不,白元芳走到狄仁杰的身后,轻柔的为他梳起头发,“我只是想让你看清自己的心而已。”不知是触动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狄仁杰变得像炸毛的猫一样,抬起了锋利的爪子。“看清我的心?我看的很清楚,我们同为男子,在一起是不会修成正果的!即使我们之间的羁绊有多深,都不会有好结果的!这是有违伦常的行为!”头发也梳好了,白元芳坐在狄仁杰的面前,四目相对。白元芳看到了狄仁杰眼里的痛苦与畏惧,狄仁杰看到了白元芳眼中的坚定和深情。两人开始了半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和平对话。


“白元芳,就算你将我囚禁与这监狱里一辈子,我也绝不会答应你的。”狄仁杰强硬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白元芳无奈,“怀英,你怎么……怎么就那么固执腐朽呢?你我也算得上是两情相悦了,即使同为男子,也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你又何必那么抗拒呢?”“因为我在意他人的目光!我不想让你和我,及我们的家人一起收到世俗的批判!”“那又如何?他们怎么看与我何干?而且我并没有要求让你将我们的关系公诸于众啊,我只想要你和我在一起,就够了。”白元芳诚恳的说。“呵呵,你还是那么天真。”“是你心思太重。”两人不欢而散。


夜晚,白元芳再次潜入地牢,从身后抱住狄仁杰。狄仁杰的身体明显的抖了一下,“你,你要干嘛?”开始挣扎起来,“你别想乱来啊!”白元芳苦笑了一声,安抚似的拍拍狄仁杰的手,“怀英,我舍不得对你怎样的。霸王硬上弓,我做不到,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我只想抱着你睡一觉,真的……睡吧。”说完这些话,白元芳真的就睡了过去,狄仁杰想想这一阵子虽然被关着,但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迷迷糊糊的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狄仁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是在昏暗的地牢里,而是睡在自己在事务所的房间里。坐起身来,看见桌上有一封信。上书「狄仁杰亲启」五个刚劲有力的字,狄仁杰一眼就看出是白元芳的字。鞋子也没穿就下了床,拿起信打开一看,里面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堆,大意是这样的:「狄仁杰,我想了很久,觉得我不应该勉强你,因为我爱你,所以我选择尊重你的想法,让你恢复平静的生活。白洁与雷轰大约八日后成亲,麻烦你代替我去参加,我大概会去边关地区定居或流浪,我已经告知他们了。希望你能过上你盼望的平淡生活,就请把我当做一个过客。最后我还是要说一句,我之前是把你的身体关进了监狱,而你是把你的心锁进了监狱。 白元芳字」


狄仁杰看完信之后把信叠好,贴身放在里衣里最接近心脏的地方。然后若无其事的参加了白洁的婚礼,作为娘家人出席。感觉到白洁担心的目光,狄仁杰有些庆幸自己居然没被白家人所憎恨。之后便消失了,白洁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说了一句:“想必是寻我哥去了吧”众人恍然大悟。


从中原地区出到边关地区的那一段路,基本上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位白衣男子先来投宿,只住一夜就走。过了几天后又会来一位黑衣青年,是来寻那位白衣公子的,可惜两人从未碰见过……

-------------------be结局完,以下是he结局----------------------

在漫天飞舞的黄沙之中,白元芳骑着马艰难的行走在风沙中,恍惚中他似乎听到了狄仁杰的呼唤。摇摇头,「一定是听错了,狄仁杰他躲我还来不及呢」自嘲的笑笑。可是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还是忍不住回头了。然后,看到了在风沙中对他微笑的狄仁杰。「鼻子怎么有点酸,眼睛是进沙子了吗?这是幻觉吗……」“这不是幻觉。白元芳,我就在你的面前,我终于找到你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