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二十八

【萌萌哒】之propose(求婚)


方朗雷洁孔县令等一群人一直都对白元芳和狄仁杰是怎么确定关系的过程表示十分的好奇,可惜白狄两人一直守口如瓶。终于有一天,在两个人都被灌醉了的情况下,真相才得以公诸于众。


那天是白将军夫妇的祭日,是铲除元丞相和清王后的头一年。白元芳苦恼的对狄仁杰说:“狄仁杰,今天是我爹娘的祭日,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狄仁杰的脑洞瞬间打开了:「卧槽白元芳这是另类的见家长吗╭(°A°`)╮」「不不不一定是我想多了(ง •̀_•́)ง」「万一真的是我要怎么办O.O」「我要不要答应呢呢(´・ω・`)」,在无数条弹幕飘过之后,终于回过神,清了清嗓子:“咳咳,为什么要我和你一起去呢?”本以为会听到一些羞羞的东西,结果却看到白元芳满脸兴奋又带着些甜蜜的说:“啊,那个啊。是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想和爹娘说一声,又怕他们不同意,所以想让你和我一起去,你口才比较好,能帮我说说。”「口才好是用在这方面的吗……我是不是还得叫他两老托个梦我好和他们当面说说」狄仁杰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松一口气反而像生吞了一个柠檬一样酸酸涩涩,但还是答应了:“好,现在吗?”白元芳特别高兴,说:“对我们走吧!”「那姑娘就这么好让你这么迫不及待?」


走在山间的小路上,狄仁杰欲言又止,“狄仁杰你想说什么就说啊。”“那我就失礼的问一句,你看上的是哪家的姑娘,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啊他不是姑娘。”“那是……谁?”“哎呀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竟隐藏得那么好吗?连我也不肯告诉。」狄仁杰的心里百味杂陈,「不对啊我只是他的兄弟……而已啊」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言。


到了白将军夫妇的坟前,白元芳将祭品摆上,斟好酒,跪下来拿起香拜了三拜, “爹,娘,孩儿不孝,暂未能手刃仇人,但请你们相信,孩儿一定会做到的。” 。狄仁杰也跟着一起祭拜白元芳的爹娘,然后当起了说客,“晚辈狄仁杰,初次拜见二老,礼数不周全之处,望二老多多包涵。晚辈与白元芳的关系不错,此次前来拜访是为了给白元芳当说客的。白元芳有了心上人,应该是个还不错的女孩子,二老不如听听白元芳介绍吧。”把皮球又丢回给白元芳。白元芳一改往日的吊儿郎当,认真的介绍起那个人,脸上反常的有些羞涩。

“爹娘,那个人与我相识不算很久但也不短,已经一年有余了。他很聪明,经常能想到一些我想不到的东西,所以您二老不用再担心我被人骗了还替人数钱。他很会照顾人,虽然做的饭不怎么好吃,但还是勉强能吃的。他长得挺好看的,剑眉星目一表人才,而且很有气质。”狄仁杰在一旁默默吐槽「为什么中间还要突然吐槽一下做饭不好吃啊?而且姑娘怎么可以用剑眉星目来形容……等等!每天给白元芳做饭的,就是我啊!」。“白元芳,那个人,是我吗?”白元芳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继续说下去, “现在,我想正式跟二老说一声,虽然我和他二人皆为男子,但我仍想娶他为妻,与他共度一生,恕儿子不孝。”然后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狄仁杰无法用文字描述出自己当时的心情,最直接的感受就是鼻子酸酸的,眼眶有点热。白元芳磕完头,又说:“爹娘,那个人就是狄仁杰,我曾与你们提过的,就是我旁边的这位。我这次是直接把儿媳妇给你们带来了,您二老看看满不满意?”转头对狄仁杰说:“狄仁杰,我都带你来见家长了,所以说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为我做一辈子的饭,即使不是那么美味。”狄仁杰跪在了白元芳的旁边,也磕了个头,“事情到了这一步,也算我和白元芳对不起您二老,您两泉下有知,还请原谅。我狄仁杰自然是答应白元芳,二老要是不答应,可以托梦给我。”看着狄仁杰认真的侧脸,听到狄仁杰答应了,白元芳心里放起了喜悦的小烟花。不,是大礼炮。


下山路上,白元芳忍不住再问一遍:“狄仁杰你愿意吗?”走在前面的狄仁杰顿了一下,语气如常的回复:“那是自然,我既与二老说好了,只要二老同意,我也不会反悔。”过了半晌,白元芳略带颤抖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狄仁杰你回一下头……”狄仁杰不假思索的扭头,猛的看到白元芳越来越近的脸,下意识的想躲开,却被白元芳托住了脑袋,然后感受到了一个软软的暖暖的吻。只是轻轻的一个吻,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却让两人都感受到了幸福。爱情的,力量~


【白洁:难怪我哥说那天让我先别去,第二天再去,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忌讳呢……白元芳你个大骗子!】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