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二十三

【呵呵哒】之merely(仅仅,只不过)


在前不久的一宗案子里,狄仁杰凭借精湛的推理将群芳楼南风馆的头牌小倌的杀人罪名洗脱了。得知白元芳与狄仁杰的关系后,那小倌便想以身相许,日日纠缠狄仁杰。此为背景,后续事件还得接着往下看。


这天早上,白元芳去买早餐的时候。蒋尤君,也就是那位头牌儿,又上门来找狄仁杰了,说的依旧是那千篇一律的话。“他一介武夫,怎的比得上我,单论这活便没我好吧?”“我不在乎这种的。”“他看起来不怎么会说话呀,想必是经常惹您生气的。”“我也是。”“这位白爷看起来不怎么会照顾人啊……”“不其实他还挺会过日子的,做菜也还可以吃。”“我比他年轻有魅力。”“我不喜欢小朋友。”“我活比他好!”“……其实我也不错”


眼看白元芳就要回来了,狄仁杰轻声与蒋尤君约定傍晚在后山山坡上见,把事情说清楚。当然武功高强的白元芳也听见了,总感觉心里不是滋味。狄仁杰像是要了却一桩心事的放松,白元芳却像丢了魂似的心不在焉。傍晚吃完了饭,狄仁杰随便找了个借口出门去了,独留白元芳一个人苦逼的生着闷气。白洁看着白元芳一脸便秘的模样,翻了翻白眼说:“想去就跟上呗,又不是找不到,至于污染我的眼睛吗?”“不,我要给狄仁杰留私人空间。”一脸大义凛然,下一秒就被自己花式打脸了。


白元芳穿着夜行衣偷偷往后山走【你问他为什么不用轻功?他恐高啊。】,远远就瞧见狄仁杰在山坡上等待,随后蒋尤君同学也来了,穿的五颜六色的跟个山鸡似的

【←此为白元芳的想法】然后两个人找了块大石头并排坐着说话。狄仁杰特别无奈的问:“你为什么老缠着我,难道我的魅力那么大?当然我的魅力是挺大的,毕竟我帅啊。”蒋尤君无所谓的说:“因为我觉得跟了你总比在群芳楼要好过。再说了,既然你可以接受白爷,那你一定不会拒绝更会照顾人的我。”狄仁杰自嘲的笑了笑,“仅仅因为我和白元芳在一起了,你就能肯定我是断袖?你们都是这么想的,但我要告诉你,你错了。我并不喜欢其他的同性,我爱的只不过是白元芳而已,仅仅是白元芳。至于其他人,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两样。所以,不要说为什么我能接受他却无法接受你,因为你不是他,你不是白元芳。我心中,仅有白元芳一人而已。”蒋尤君听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撇了撇嘴,“真爱什么的,最讨厌了。走吧走吧,我才不缺爱咧,才不至于要死赖着你。”白元芳悄悄地走了。


第二天,狄仁杰边揉着酸软的腰边吐槽,卧槽老子腰都快断了,白元芳是吃错药了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