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十九(二)

看着小元芳幸福的笑容,狄仁杰觉得自己似乎该走了。有人能带给你幸福了,我很开心,为你开心。砰——狄仁杰直直的倒了下去,在大厅中。他病倒了,一发不可收拾,一条腿已经跨进了鬼门关。大夫说这是压抑已久的心病,无药可治,就算能解开心结至多是一个安乐死。小元芳急急忙忙的通知白洁回来看狄仁杰最后一面,顺便解开他的心结。

白洁和精分侦探急急忙忙的从远方赶回来,看着床上已经不成人形的狄仁杰,白洁泣不成声。小元芳问她,心结何解。白洁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附耳说了几句话。小元芳不解,白洁没有解释,只让他快去。屏退众人,小元芳走到床边,轻轻扶起狄仁杰,唤了一句“怀英”,语调似曾相识。奄奄一息的狄仁杰听到这句呼唤后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揽住小元芳,虚弱的说:“是你吗?当然不是,看我都老糊涂了。”自嘲的一笑,“明明,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叫你的字。而且多年以来我并没有叫过你的全名,都是叫你小元芳,你可知为何?”小元芳摇摇头。“因为啊,我的一位故人也叫做白元芳,字明明,我不想将你们弄混了。咳咳,也是时候了,去吧,我的时间不多了,去准备吧。”小元芳看着床上的人,心中的悲伤决堤而出,似乎并不是亲人间的悲伤,而是对于即将失去的东西的一种不舍。到底……失去了什么。

白洁看着床上的狄仁杰,不忍的说:“你何必呢。”“因为我爱他胜过我自己啊。好了,白洁,别哭了,生老病死,乃自然定律。”“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又如何,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困了,想睡觉了,你记得千万不要告诉他,我不希望他内疚。”狄仁杰睡着了,再也不会醒来了,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白洁的抽泣声。

次年,狄仁杰的祭日,白元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那个金镶玉大烟斗自言自语:“狄仁杰啊狄仁杰,你才是真的傻啊。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和我说呢?这样,也不至于让我失去了你。在你下葬后,我记起了所有的,包括你。但是有什么用呢,一切都来不及了,你已经离开我了。怀英……我好想你”

——————end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