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

【白狄】二十六个字母小故事之十

gay(同性恋)

【一】

当狄仁杰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断袖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划掉】他是十分震惊的

事情要从一周前说起。那天狄白白三人组坐在事务所里长蘑菇,因为已经好几天没有生意上门了。后来白洁被雷轰给撩走了,虽然白元芳百般不情愿,但是拦都拦不住。于是变成了白元芳郁闷无比,狄仁杰在一旁嘲笑他的场面。

突然,从门口走进来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仔细一看,“咦你不是那个村花吗?”狄仁杰问,“你不是懵逼了吗?”女子没有被狄仁杰不礼貌的问题所惹恼,而是柔柔的笑了笑,答到:“小女子近日刚痊愈,特来拜谢恩人。顺便,来寻我夫君。”“夫君?”狄仁杰和白元芳同时问道。白元芳抢过话茬:“你夫君不是死了吗?”狄仁杰表示同问。女子却泫然欲泣的看着白元芳:“夫君,你不要小美了吗?你已经要了小美,你怎么能怎么狠心!”白元芳当时就懵逼了,狄仁杰只好代替他问:“这谁说的?诶你别哭啊。”没有回答,狄仁杰无奈的叹口气下了结论:“是村长吧。”

鉴于两位当事人脑子都不太好使,狄仁杰只好先把小美安顿好了,再回来问白元芳。但白元芳给他的答案是:“我只是看她坐着有点累所以放她睡觉而已,没有非礼她。再说了,这事儿不是你造的谣嘛。”胡乱的点点头,径直往后院走。狄仁杰的心里百感交集,有高兴,有难过,有苦涩。脑中的想法也千奇百怪,“白元芳原来和小美没有什么,太好了”“小美长得还可以啊,白元芳应该会顺坡下驴吧”“白元芳要是成亲了,谁来包养我啊”“白元芳,是要成家了,吗?”走到书房,想拿出一本书来平复一下心情,可是看着看着,书上的字不知道为什么都变成了“白元芳”。烦躁的合上书,狄仁杰在心中默念十遍“我不是基佬”,然后出门散心了。


评论

热度(6)